博客首页  |  [珍妮的小屋]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珍妮的小屋  >  腦洞大開
Google塑造了我们的世界-——写在谷歌威胁退出中国之前

22789

当Google为了进入中国市场也屈服于中共进行自我过滤的时候,我心目中的明星陨落了,叹息之余,发现自己别无选择的还得继续使用这个世界上最powerful的搜索引擎。尽管后来又出来了号称搜索网站最多的Cuil和具有革命性的Wolfram Alpha……实践证明至少是现在,它们还都无法替代Google。

其实Google不仅仅在中国境内,也不仅是Google.cn进行自我过滤,它在自由世界、其英文版也很“自律”,我可以以亲身经历作证。2005年前我曾经买过它的ad words来帮助推广大纪元——the newspaper that provide uncensored coverage of events in China,我制定的key words是英文的,但是几个月后我的order被Google单方面取消了,原因的我广告的媒体过于敏感。我还看到别人有类似的经历,甚至有人因此曾要起诉 Google。

这样一个屈服于中共恶势力的Google如何不让人忧心呢!而它现在已经无处不在的主宰着我们的生活。比如我,早晨上班看Google news,查Gmail。它简直成了我的memory,任何记不住的或者想知道的信息我最本能的反应是上Google去查,比如哪个单词忘了让Google给出正确拼写,电脑出了问题先上Google看看别人是不是也有类似的问题并且已经post了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查找一个人的背景,有关某一事件的新闻报导,全靠Google。

回想起来,我之所以如此依赖搜索引擎还得“归功”于读研时的导师。当我要写论文时战战兢兢的问他如何开始,他老人家甩过一句:“search online”。那是10年前的事了。说者可能无心,听者却有意。我牢牢记住了导师的话,从此把搜索引擎当成了最好的研究工具。当时还是Yahoo和其它若干搜索引擎如AltaVista共存的时 期,Google只是崭露头角,但是已经传闻非常好使。

又过了5年,我给人打工,老板让我给他的网站做SEO(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我因此对Google的搜索方法做了一点研究,浏览了Larry Page和Sergey Brin的有关计算PageRank的早期论文。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Larry Page的姓——Page,这不能不说是某种天意呀,不管这天意是否是最好的安排。

Google最让我欣赏的是它简洁的界面,我受不了那种花里胡哨恨不得把一切都呈现在主页上的网站,看起来眼花缭乱,load起来还巨慢。但是简单并不等于不powerful,就像Unix的哲学:do one thing and do it well。Google的搜索功能的确是无人能比,这就够了。在这基础上,这些年它又发展了很多新功能。比如Gmail,(想当年google刚推出Gmail的时候想有个帐户还得有人发邀请),即可靠又好使。我基本上不用担心汉字显示有乱码,搜索旧的Email也很快。可是最令我担心的是其安全性。

所以我是进退两难:一方面太喜欢用Google了,一方面又担心会被它出卖。现在我们搜索到的结果都是Google呈现给我们的,如果Google彻底放弃它的do no evil的原则,开始操纵搜索结果,就像让人眼只能看到光谱中的可见光一样,那么我们看到的信息世界将是Google想让我们看到的世界,而不是真实的世界。

写于2009-7-6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29/10 12:15:11 AM
呵呵,如果google真的能被操纵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