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妮的小屋]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珍妮的小屋  >  维基解密
难道历史真要“不讲理的人”来改变吗?

28185

"The reasonable man adapts himself to the world; the unreasonab­le one persists in trying to adapt the world to himself. Therefore all progress depends on the unreasonab­le man." ——萧伯纳

不幸的是,我是一个过于讲理的人,很少为了坚持己见而跟别人闹翻。同时,人生经验让我看到激情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因此我选择冷眼看世界。 关于阿桑奇和维基解密我也要静观其变,看它是不是有前途。不过我从关注维基解密和对阿桑奇的采访中也的确学到了一些东西。比如阿桑奇说,人们在工作之外发表文章,撰写博客……并非是因为他们对某个事件本身感兴趣,而是因为他们要通过对该事件的分析和评论来发表自己的意见、宣扬自己的价值观。我认为这是一个敏锐的观察,也是阿桑奇从失败中得到的教训——阿桑奇最初的“维基” 创意并未像他预想的那样成功(严格地说应该是借用维基百科的创意,即把原始资料dump到网上,让大众来dig),未经编辑就在网上抛出的“机密文件”没有得到人们的注意,而是淹没在互联网的海洋里。

扯远了,现在回到主题——难道历史真要“不讲理的人”来改变吗?我在《Slate》电子杂志上看到这样一篇评价阿桑奇的文章《Assange Is a Jerk. So What?》。 里面说:“But you probably need to be a bit weird and callous to devote your life to transparency for others.”还说“Making that happen requires someone willing to face opprobrium, jail, and a life of surveillance. I wish Julian Assange were a better person, but better people are not rising to the challenge.”

我不得不说上面的观点听上去还挺有道理。比如象“我”这种胆小讲理的人,即便有阿桑奇的本事,也是轻易不会“越轨”的,更不会选择和世界作对。但是这并不是说我反对维基解密,其实它的出现让我很兴奋了一阵,因为我认为这个世界在某些方面已经走到了尽头,人们被古往今来的法律束缚到没有活动的余地,需要一种变革,虽然我认为维基解密还不足以引起真正的变革。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