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妮的小屋]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珍妮的小屋  >  维基解密
阿桑奇前搭档揭秘维基解密

29301

Daniel Domscheit-Berg曾是维基解密的发言人,后因意见分歧,弃阿桑奇而去,并创办了自己的揭秘网站openleaks.org。2月15日他的新书《Inside WikiLeaks: My Time with Julian Assange at the World’s Most Dangerous Website 》(我与阿桑奇在世界最危险网站的岁月)出版,其中不乏有趣内容,节选出来翻译与大家共享。

前言

我盯着电脑屏幕,黑色的荧屏上显示着绿字,我写的字下有几行回覆。我没有搭理它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永远地,结束了。

朱利安已经不在聊天室里了,至少他没有应答。也许他正静静地坐在电脑前,麻木、震惊,或者愤怒,在瑞典还是无论什么地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再也不会跟他交谈了。

角落里的酒吧已将最后一批客人赶进夜幕。我听见他们欢笑着朝着夜车站走去。那时已经快凌晨2点了,日期是2010年9月15日。

我离开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瘫倒在起居室角落的一堆枕头里。我捡起一本尼尔·盖曼和特里·普拉切特合写的小说开始读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还能做什么呢?别人会怎么做呢?

我读了几个小时。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身上仍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脚上穿着祖母留下的羊毛拖鞋。书掉落在地板上。我记着它的名字是:《好兆头》(Good Omen)。

当你的工作就是你的世界时,你如何能弃之而去?而周围没有任何同事跟你握手再见。两行匆忙打下的绿字就断绝了一切后路?甚至没有一个人踢你一脚把你送向征程.

“你被停职了,”几周前朱利安就对我写道。好像他一个人说了算。现在是彻底结束了。

当我在第二天早晨醒来时,一切如常。我的妻子、儿子,我们通常乱糟糟的家——一切都和过去一模一样,阳光也从相同的角度从起居室的窗户照射进来。但是一切又都感觉不同。我人生的一部分从远大的前程变成一去不复返的过去。

我和一个曾经共事了3年,并为其辞去了正常工作、忽略了女友、家庭和朋友的人断绝了关系。

几年来,WikiLeaks.org的聊天室成了我接触外部世界的主要渠道。然而我再也不会登录进去了。几周前,朱利安已经把我的邮箱封住。他甚至威胁我要报警。然而我没有听从其他人的劝说签什么保密协议,而是写了这本书。

朱 利安和我曾经是最好的朋友,至少是朋友。今天,我不肯定他是否还懂得朋友的概念。我对什么都不再感到肯定了。有时我如此痛恨他,以至于我担心如果再碰见彼此会对他动武。然后我又想到他可能需要我的帮助。这真是可笑,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像朱利安·阿桑奇这样极端的人物——如此具有想像力,如此充满活力,优秀,却又如此偏执,强烈渴望权利,一个控制狂。

可以说我们共同度过了最美好的时光,然而我也知道我们再也不会回到从前了。现在几个月过去了,我的感情已经平静下来,我认为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恐怕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选择,我会做同样事情。

我 所经历的那些事!我曾经与权贵玩火。我懂得了Scientology、高层腐败、洗钱、兜售政治影响力、发动战争都是如何运作的。我曾使用过加密电话,周 游世界,在冰岛的街上被感激的人们拥抱。某一天我和调查记者Seymour Hersh吃点心;第二天我和德国劳工部长Ursula von der Leyen同坐一辆巴士;第三天我看到我们成了晚间新闻的头条。我在阻止德国议会通过一项信息过滤恶法中扮演了角色,我也曾促进冰岛颁布一项好法律。

朱利安·阿桑奇,维基解密的创建人,曾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个网站把他打造成明星,世界上最吸引人的媒体怪杰。不幸的是,他的怪癖同样是危险的,当我发现这一点时已经为时过晚。

把朱利安和我连接在一起的是对一个更美好世界的信念。在我们梦想的世界里,不再有老板和等级制度,没有人能通过阻止别人获得情报而取得特权。那就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念。这是一个我们共同发起的项目,又以无比自豪的心情看着它长大。

在过去几年里,维基解密已经变得十分庞大——远远超出我在2007年时所能想象到的。当时我出于好奇在一个几乎是偶然的机会加入了这个项目。它让两个苍白的电脑狂从名不见经传到成为全世界的政客、企业领导和军事家都惧怕的公众人物。

这感觉好极了。

有时我简直无法入睡,焦急地期待着明天会发生什么。有一段时间每天早晨都会发生一些我认为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点的事情。我不是在说反话。我真的相信这一点,而且我仍旧相信。我确信这个项目本身是杰出的,也许对于一个首次问世的项目来说过于杰出了。

我在维基解密的最后几个月里,也没睡好,但这一次是出于恐惧而非期待。每天早晨我都预料着下一个灾难的爆发。一切都将在我们耳边轰然倒下,会出大乱子,提供消息的人会出危险。或者朱利安会再次攻击我或者其他曾经的知己。

朱利安为一个最近的泄密文件“电报门”写了序言,说它显示了公开发生的和幕后进行的之间的矛盾。他宣称人们有权知道幕后进行的事情。

没有什么比这表达得再确切了。而现在正是揭开帷幕看看维基解密的时候了。

(未完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