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妮的小屋]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珍妮的小屋  >  维基解密
第一次会面(二)(Inside Wikileaks)

29337

混沌电脑俱乐部是我社交的一个重要环节。它在柏林的俱乐部是我每次到这个德国首都都要光顾的地方。我如何形容那里的人呢?他们都是彻头彻尾的守财奴。非常有创造力,很聪明,但是有点粗鲁不拘小节。虽然他们风度差些,但是一旦你被接纳,他们讲义气的程度却高出10倍。他们所有人都喜欢连轴转地工作,外人无法确切了解他们在做什么和为什么做。每一个俱乐部的成员都是某一方面的专家,有的是免费软件专家,有的是电子音乐、视觉艺术、黑客、电脑安全、数据保护、甚至灯光专家,他们的志趣极为广泛。

这个俱乐部和其它社团相比还有一个重要的优势:它有固定的活动场所。这对将大部分时间花在数字世界的人们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在这个俱乐部里,你可以和别人坐在一起、面对面讨论问题。我后来发现,你甚至可以在俱乐部的沙发上过夜。俱乐部还保证成员每隔一段时间就聚会一次。比如这个在柏林会议中心举行的混沌大会。

在2007年12月初,朱利安在聊天室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我们在柏林见面。我盼着那个演讲。”

看到这个我第一个念头是:靠,我希望他真能来。在年会即将召开前夕我都不能确定朱利安是否会实践诺言。我尽了最大努力为他安排,但是送交演讲稿的期限已经在8月到期了。另一方面,我怕自己操了这么心后,维基解密根本没人来。

朱利安习惯于在最后一分钟才现身。而且那次的混沌大会没有为他安排演讲时间。至今,我仍然不知道他是否把演讲草稿发给人家了。可能因为当时没人能理解维基解密是什么和它的意义所在。也可能是因为俱乐部成员以批评的眼光看待维基解密并决定不把朱利安包括在主要日程里。早期在德国我们遇到了来自数据保护主义者的很多阻力。“保护私有数据-使用公共数据”是当时的口号。我们在灰色地带操作,这惹起了不少讨论。

总之,朱利安不是正式的发言人。大会组织者只允许我们做一个小型演示。而朱利安在接待会上就已经闹了个鸡犬不宁,原因是他不想交入场费。他以为作为发言人可以免费进场,但是负责验票的义工则不这么看。他不在发言人的名单上,所以他们让他付70欧元。朱利安干脆把背包放在记者厅内,然后就占据了那个房间。朱利安旅行通常只带一个背包,里面装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财产。

记者厅是一个中等大小的房间,黑砖地板、可移动墙壁后有一排桌子。这个房间在柏林会议中心的第二层,楼道最里头,而且大白天百叶窗也关着。通常,记者们可以安静地用笔记本电脑在这里工作。朱利安来了以后立刻把房间据为己有,在电脑前一坐就几个小时,大声地敲击键盘。

如果有人问是否可以占用房间做一个1刻钟的录音采访之类的,朱利安会很干脆地拒绝让地儿,甚至不肯轻点声打字。

尽管大会的组织者每天晚上都试图把这个顽固的客人赶走,朱利安却坚持他预定了这个房间,而且他还有权在这里过夜。他也真的在那儿过夜了,估计就是裹着外套在桌子上睡的,因为地板毕竟太凉了。

我见到他的第一反应是:好酷。他穿着橄榄绿色的工装裤,白衬衫和绿色毛背心加西服套装,和其他与会者大不相同的装束。他走路的姿势既有活力又畅快,而且步子极大。当他上楼时,楼板都会颤动。偶尔,穿着旧靴子的他会跑几步然后在新打蜡的地板上打滑溜,或者顺着楼梯扶手滑下来,到底时几乎摔个倒栽葱。看着他很好玩。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