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妮的小屋]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珍妮的小屋  >  影视人生
“我把新闻当小说写”

31696

 

報導桑蘭案的喉舌出醜

曹長青


    
前几天在曹长青的论坛上看到这篇文章,单这个插图就把我笑翻。首先杨明的长相让我想起了六小龄童演的孙悟空,配上“我把新闻当小说写”,那表情就好像在说:“老孙俺本领高强,想变什么就能变什么。”

这种把新闻当小说写的“记者”让我想起一部美国电影,名字叫《欲盖弥彰》(Shattered Glass),取材于真实事件。因为是好几年前看的了,情节已经模糊,干脆把网上的介绍搬与大家共享:

“史蒂芬·格拉斯(Stephen Glass,由主演星球大战前传的加拿大帅哥Hayden Christensen扮演)是华盛顿《新共和》杂志的一名记者。1995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他便加入了这家具有90年悠久历史、在美国颇有影响力的、以刊登政治和社会评论著称的杂志社。废寝忘食的工作使格拉斯轻易地赢得了主编麦克尔·凯利的认可;他常常向杂志社的同事们示好,时不时地会送给他们一些小东西作为礼品。很快,几乎每一个认识他的人都喜爱上了这个拥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一脸稚气的家伙,甚至十分仁慈地容忍着他许多非常孩子气的怪癖。

勤奋必将换来丰厚的回报。三年间,数十篇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报道陆续在《新共和》杂志以及多家全美发行的刊物上得到发表,25岁的格拉斯俨然已成为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然而,这个表面上招人怜爱、前途无量的大男孩儿背后却隐藏着令人震惊的事实。如果不是因为那篇他刚刚为著名的《财富》杂志网络版撰写完的、名为《黑客天堂》的报道文章写得太好了,人们也许就永远无法知道真相。

格拉斯其实一直是一个靠编造假新闻来愚弄读者、获取荣誉的骗子!《黑客天堂》是一篇描述一名15岁的少年黑客如何入侵一家名为”Jukt Micronics“的公司的数据库,并向该公司敲诈数万美元的纪实报道。该篇素材详实、语言生动、内容丰富,体现了格拉斯一贯的创作风格,这也是他的文章总能引起读者极大兴趣的原因。然而,该篇报道的近乎完美、内容生动得让人越看越觉得不像是真的,引起《新共和》竞争对手《财富》杂志编辑的注意,于是,他们通知了刚刚接替凯利的新任《新共和》杂志主编的查尔斯·雷恩,雷恩迅即着手展开调查,一场骗局由此揭开……”

现实中的格拉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当学生时就把校报办的“有声有色”,毕业年仅23岁就进入《新共和》杂志当了助理编辑,同时还给《政策评论》(Policy Review)、《乔治杂志》、《哈珀杂志》、《滚石杂志》、公共广播电台国际部(Public Radio International)的“美国生活”(This American Life)栏目等知名媒体供稿。

东窗事发后,主编雷恩发现格拉斯给《新共和》杂志写的41篇作品中27篇都含有添枝加叶或者干脆是杜撰的报道。在接受CBS“60分钟”节目采访时,格拉斯承认为了圆谎,他不得不编造假笔记、假电话留言、假传真、甚至假网站来欺骗主编。雷恩这样评价:“我们对一个几乎是没有良知的人给予对正常人的信任……我们这些每天匆匆忙忙的好心同事怎么敌得过这样蓄意造假的骗子……”

其实在那篇臭名昭著的《黑客天堂》之前就有种种迹象表明格拉斯的报导不实。格拉斯的报导虽然生动,但是频频引起愤怒的反驳,1996年公共利益科学中心(CSPI)针对格拉斯攻击该机构的一篇《危害你心理健康》一文给编辑致信,并发表声明指出文章不准确的,歪曲,甚至有抄袭现象。当时的主编凯利坚定地站在格拉斯一边,回信给CSPI称其撒谎并要求CSPI向格拉斯道歉。但是这种情况发生多了,杂志的最大股东Martin Peretz不得不承认连他的妻子都说,因为格拉斯的文章不可信她已经不再读它们了。

被《新共和》杂志解雇后,格拉斯写了一本名叫《寓言家》的自传体小说,对此,《新共和》的文学编辑Leon Wieseltier评价:“这个家伙又故伎重演了,即便是在忏悔自己的罪过时,他也做不到纪实。他的忏悔和他的罪过散发出同样令人反感的野心。”一个看了小说的读者给出如下书评:“对这种花了胡哨的故事我们必须抱有讽刺心态,讽刺就在于——格拉斯先生的确才华横溢。他的写作有趣、流畅而大胆。在一个平行世界里,我可以想象他成为一名颇受人尊敬的小说家,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能是名获奖作家。”

依我之见,这种游走于现实和臆想之间的人还是写小说更合适,至于新闻嘛……还是算了吧。先不谈您有没有那份道德,首先天生就缺乏把自己摆正位置、客观看待世界的头脑。

之后格拉斯还在乔治城大学取得了法律学位、通过了纽约州的律师资格考试。但是由于他的诚信始终是一个问题,至今只能做一个法律助理(paralegal,比秘书稍高一点的职位)。

这样一个被美国人看作是“病态撒谎者”(pathological liar)的格拉斯和新华社记者杨明比起来显然不是一个等级。格拉斯为自己的谎言付出惨重代价,丢了工作、丢了名誉、丢了前程。杨明这样的记者则是他的上司求之不得的,相信只要共产党一天不倒,杨明们就会继续吃香。从这一点上讲,格拉斯先生的确有点“生不逢地”。要是在中国,他的天才和野心会令他飞黄腾达。

在中国大陆这样一个普遍缺乏诚信的国度,为了出名发财可以不择手段,吹牛何止不上税,那是本事,说谎要说到自己都信以为真的程度,这种环境下到底有还能不能出真正意义上的记者很值得怀疑。因为如果一个人从小就没人告诉他/她说谎是不好的,那撒谎岂不是很自然的事情,何况人类本身就善于自欺欺人、营造现实来满足自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