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妮的小屋]首页 
博客分类  >  影视明星
珍妮的小屋  >  影视人生
一部美劇讓美國人了解中國「功夫」(上)

73470

 當今的好萊塢已經逐漸演變成製造暴力和色情的文化工廠,很難想像,它也曾把中國的修煉文化介紹給觀眾。不要誤會,我這裡不是要談《功夫熊貓》,而是四五十年前,當普通美國人還從來沒有聽說「功夫」一詞時,一部把「功夫」演得深入人心的電視劇。

大家都知道李小龍是把功夫片傳入西方的第一人。可是讓「功夫」這個詞真正進入美國人的詞典、成為家喻戶曉的概念,還要感謝1972年由美國廣播公司(ABC)播出、由華納兄弟公司製作的電視劇《功夫》(Kung Fu)。據報導,當年ABC每週四播出這部連續劇時,連學校都會給學生放假,可見其火爆的程度。

 

 

《功夫》大衛·卡拉定(David Carradine)主演,從1972年10月至1975年4月播放,共63集。主要劇情是敘述少林寺和尚虔官昌(Kwai Chang Caine,又譯甘貴成)是一個出生在中國的混血兒,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中國人。父母雙亡後他投奔少林寺,從小習武。長大學成後,因為師父報仇殺死了皇帝的外甥,遭到通緝,逃到新大陸,在美國西部一邊尋親、一邊躲避追緝令、一邊除暴安良的故事。

該系列是70年代初最流行的電視節目,在青少年中有一代忠實粉絲,不僅因為貌不驚人卻武藝高強的主角虔官昌「太酷了」,而且也因為正趕上尼克松訪問中國,美國人在嬉皮士運動中找不到出路,開始從東方文化中尋找靈感的時代。

這部片也傳到臺灣,同樣受到歡迎,滄桑悲愴的主題曲下,虔官昌在沙漠中踽踽而行的樣子刻在了很多人的童年腦海裡。但是對於中國觀眾來說就鮮為人知了。我在北京長大,記得小時候央視最先引進的美國電視劇是《加里森敢死隊》和《大西洋底來的人》,從來沒聽說過《功夫》。

上述兩部在美國收視率一般的劇集在中國已經造成萬人空巷的效果了,如果引進《功夫》,不知道會是什麼景象。不過我懷疑《功夫》能否經得住中共的廣電審查制度。並非是因為它過於暴力,剛好相反,「以善報惡」是貫穿該劇的主題。它被ABC當作越戰時期提倡和平的劇集來推廣,並被聯邦通信委員會(FCC)要求每集武打場面不得超過2分鐘。而且其武打動作和李小龍的功夫片、李連杰主演的《少林寺》相比,少了很多血腥氣,最多只能算花拳繡腿。

連主演卡拉定都承認自己在片中耍的是假功夫,說他「不是一個鬥士,而是一個舞蹈演員」。他在一本題為《少林精神》的回憶錄中寫道:「我當時對功夫一無所知,一點也不懂,我只是假裝在做那些動作。我是一名演員。我只是認為這是一個好故事。」

卡拉定接片時雖然沒學過武術,但有舞蹈功底,在華人武師的指導下照貓畫虎,美國觀眾也看不出破綻,還給人一種行雲流水的感覺。特別是那些通過故事講出來的人生哲理,讓我這個中國人都自愧不如。

我認為《功夫》不能闖過廣電局的關,是因為這是一個讓人看到東方佛道精神的好片,堪稱少林和尚的「西遊記」。幾乎每一集,與世無爭的虔官昌都會遇到歹徒的挑釁,他通過回憶在少林寺所獲師父的教導,以善報惡,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影片的臺詞通俗易懂,卻又充滿了哲理(據說編劇借用了不少《道德經》的內容,如果真是這樣,只能說明老美佛道不分)。

許多影迷在多年後遇到主演卡拉定時仍然說,《功夫》是一部影響了他們一生的片子。一位影迷在YouTube上看到《功夫》的視頻片段後留言說:《功夫》第一集播出時我10歲,住在新澤西的內普頓市,學校裡經常發生種族衝突,新聞上天天報導越戰陣亡消息。我每週追看虔官昌,吸引我的並非打鬥,而是他那些回憶寶大師(Master Po)的片段。

寶大師是虔官昌在少林寺的師父之一,雙目失明卻能聽到少年虔官昌腳旁邊有一隻小螞蚱(Grasshopper),並從此管他叫「小螞蚱」。每當虔官昌在現實中遇到困擾時,眼前就會浮現當年寶大師和他之間的對話。扮演寶大師的華裔演員陸錫麒(Keye Luke)也備受美國觀眾的喜愛,成為支撐這部連續劇的重要角色。

另一位影迷評論說:我經常用到從這部電視劇中學到的道理……比如上週,我的女兒抱怨說她的工作毫無意義而且十分無趣。我就提醒她虔官昌風中掃落葉的故事……也就是說工作本身就是一種享受,在做瑣事時不要總盯著最終目標。

虔官昌在影片中的話不多,但是每句話都像警句格言,虧得主演卡拉定的演技(他的表演生涯是從參加地方莎士比亞劇團開始的,所以很會讀臺詞吧),沒有把警句格言讀得像警句格言,而像是一種天然的流露。

例如在第一集,初來乍到的虔官昌找到一份和其他華工一起修鐵路的工作。白天幹活時,一位青年華工看他總不開口就問:「新來的,你為什麼不說話?」見他還是沉默不語,有點生氣地說了一句:「不說話的男人是沒腦子的男人。」

虔官昌不溫不火地回答他說:「當一個人說的話還不如沉默的時候,他就應該保持沉默。」

我認為這句話所表現出的淡定值得現代人學習——當大家都爭先恐後地要發言時,不如學學虔官昌,在必要的時候再開口。

到了晚上休息時,給虔官昌介紹工作的老華工得知他是一個少林武僧後有點後悔,覺得讓他大材小用了。虔官昌的回答則很宿命:「一個人生命中發生的事情已經寫好了。 一個人必須順著命運的意志度過一生。(What happens in a man’s life is already written. A man must move through life as his destiny wills.)」

老華工也很機智地反問:「是的,然而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選擇自由地生活。 雖然兩者看起來相反,但都是真的。 我不明白。」

虔官昌給了他一個燦爛的微笑:「老人家你已經吸收了不少,就像『道』中之水。(You have taken in much, old man, like the waters of the Tao.)」

虔官昌從師父那裡學到了「天人合一」的道理,在西部曠野中,他風餐露宿,總能找到可吃的植物和草藥。用他的話來說:「了解自然就是要讓自己與宇宙完美和諧。 天地是一體的。 因此,我們必須尋找內在的身心修煉之法。(To know nature is to put oneself in perfect harmony with the universe. Heaven and earth are one. So must we seek a discipline of mind and body within ourselves.)」(未完待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