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妮的小屋]首页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珍妮的小屋  >  我的后院
居家之道:兵來將擋、嚴進寬出

73804

老公買的便當裡有一個幸運餅乾,丟在桌子上好幾天,直到我強迫他打開吃掉,因為我想看裡面的紙條上寫的什麼。英文原文記不清了,翻譯過來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意思。沒想到,一語成讖。

最近家裡樓上主臥的馬桶漏水,滲透到下面的廚房,不得不大修。發現漏水後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打電話給管子工。他是我最近在網上搜索到的,Hartman Plumbing Services,實際上就一個年輕人,名字叫Dan,不僅隨叫隨到,手腳利索而且收費合理。前兩次找他都只收了我100美元左右:第一次是小衛生間馬桶漏水,第二次廚房洗碗池攪拌機停轉他給換了一個新的。但是這次他收了我420美元,還告訴我壞消息:漏水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導致上下樓之間的木頭發霉,要找專人來除霉。

這個馬桶是老公專用的,嘿,整個主臥衛生間都是他專用的,誰讓他是一家之主呢。這是玩笑,真實的原因是:我基本上放棄了給他清理廁所的職責了。眼不見為凈。好在家裡有不止一個衛生間,就各用各的吧。所以管子工Dan收我420美元,我欣然接受了——任何能修我老公馬桶的人,我都感激不盡。

總之,雖然我對維修房子毫無經驗,Dan一定知道事態嚴重,但他除了把漏水的馬桶修好也沒多說什麼,只說了一句「早點修就好了」,因為漏水已經很久了。

Dan是要言不煩,但我可以感覺到問題的嚴重。我之前也注意到廚房房頂有異狀——有塊板凸出了,問老公是不是要找人看看,他不僅根本不當回事,可能還覺得我小題大作,又要亂花錢。

Dan推薦了一個可以除霉的人,名叫Anson,估計也是個年紀相仿的業界同行。我和此人通了電話,他也有一個自己的公司Morse Construction Services。他說根據Dan給他發的照片,要修至少一兩千美元,而且這種情況很難申請到保險理賠,只能自費,因為不是突發事件,而是長期漏水。我一聽有點急了,這麼多錢還不能申請理賠?那我每個月付保險費幹嘛呢?

我向來是個聽天由命的人,但是這次我決定爭取一番,於是向保險公司申報理賠了。保險公司派來一個年輕女孩Karen來家裡檢查,非常可親,但是工作歸工作,她告訴我超過兩週的漏水就不是突發事件了,保險公司就不給賠了。我只好認輸。

老公建議貨比三家,我在Yelp上又找了兩家專做除霉的公司。報價基本差不多,就選了一個顧客反饋最多的,名叫Protech Construction。這家公司也是唯一給我書面報價的公司,讓我覺得比較靠譜。更重要的是它派來的人,一個中年男子,叫Gus,很懂行的樣子——他一看天花板上貼的膠帶,就知道已經有別家公司也來看過了。

由於保險公司不管,我得自費,Gus給了我幾百塊錢的折扣。我雖然有點後悔沒聽Anson的話繞了一圈,但是還是選擇了看上去經驗豐富的Gus。

和Gus說定了開工時間,我開始清理廚房,因為除霉的過程就如隔離UFO殘骸,廚房要全部用塑料罩起來抽氣,櫥櫃都要清空……。

我家很簡陋,幾乎沒有買過正經家具,因為我們一直沒能擺脫當初來美留學的心態——從一個公寓搬到另一個公寓,睡撿來的床墊,坐撿來的沙發,永遠沒有安家的感覺。也許潛意識中,我們仍然沒有真正的家,因為家在中國。

儘管如此,我還是清理出一大堆盆盆罐罐。畢竟來美國20年了,連初到美國時從洋同學那裡買的二手盤子都還在。

我變成了一隻勤勞的小螞蟻,一點一點把東西都搬到車庫。看著一箱箱的鍋碗瓢盆,我心想:如果南加發生地震,這些東西都震碎了,對我生活都不會有任何影響。我只需要一雙筷子、一個勺子、一個碗、一口鍋、一把菜刀、一個炒菜鏟子就能開火做飯了。但是我卻積累了幾大箱子的鍋碗瓢盆,無數雙筷子、勺子、刀子、杯子、盤子……。我當時買這些東西的時候是怎麼想的啊?難道我不知道東西買回來就變成破爛了嗎?

我下了一個決心:除了食品和消耗品,再也不買可有可無的生活用品了,所謂嚴進寬出。

過了一個繁忙的週末,Gus開著他的廂車如期抵達,我本以為他這次會帶一個團隊來,沒想到還是隻身一人。心想:早知就他一個人來,我就不準備那麼多甜甜圈了。不過我在Yelp上看到不少客戶誇獎他誠實能幹。所以我也就認了:也許大叔真的是能以一當十的人。就像那個管子工Dan,我也曾經對其心中打鼓:他有足夠的經驗嗎?這種活兒他一個人能幹的了嗎?

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主要是我對修房子一竅不通,任何東西壞了都如臨大敵。也許對人家專業人士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可是壞消息總是一起來。在Gus抵達後,我又趁機給他看了廚房水池底下的櫥櫃,因為裡面有個大洞直通牆壁,牆壁是黑黑的,也像發霉的樣子。以前我對這個黑洞就感覺很不舒服,但又不知是否就該這樣,時間長了就習以為常了。這次我得知房子木頭發霉後果嚴重,所以我問Gus是不是這裡也要除霉。Gus俯身鑽進去查看了一番,說裡面是濕的,如果要除霉就得把裝水池的臺子整個卸下來,要另外報價收費,而且很可能更高。我一聽頭更大了。只好讓他先把房頂的霉處理掉吧。

Gus駕輕就熟地幹起來,把天花板開了一個更大的洞,讓我看裡面發霉的狀況,還告訴我裡面窩藏了很多大蟑螂。這已經不是新聞了,Dan修馬桶的時候就告訴過我,還問我家裡是不是有很多蟑螂。我說沒有啊,偶爾一兩隻,但是我知道院子裡的下水道是有很多蟑螂,所以有個把竄到家裡來也不奇怪,哪裡知道廚房天花板裡面就窩藏了很多啊。

還好這種蟑螂不是靠吃食物殘渣生出來小蟑螂,而是俗稱「水蟲子」的大蟑螂,是在下水道裡生活的,不是在木頭裡滋生的。

但不光是蟑螂,Gus說白蟻也在椽子裡做窩了。

我躲到車庫,一邊打開音樂一邊開始自暴自棄地哭起來。不僅是因為要破財了,更是因為自己沒有維護好房子而懊悔,覺得自己真是一個失敗的家庭主婦。如果不是因為馬桶的髒水滴到廚房灶臺前了,恐怕我們還會繼續這樣住下去,直到天花板轟然落地。倒不是沒錢裝修,而是不想折騰,不想打斷生活節奏,裝修是土豪的特權。

遇到多大的難事,也得自己扛啊。就像李宗盛《凡人歌》裡唱的:問你何時曾看見這世界為了人們改變? 

我決定先給自己減壓,跑到附近的大壩上散步。大壩下的盆地有很多野生沙漠植物,但是偶爾也會有郊狼。不過這一天這片「戈壁灘」很靜謐,沒人也沒郊狼,我還找到一棵歪脖子樹,爬上去打開手機,一邊聽音樂一邊看風景。要不是後來螞蟻都爬到身上,我真想住在樹上算了。

回到家時,Gus已經下班了,次日繼續開工。

我又到兩位最近剛剛裝修過的鄰居家參觀了一下,他們都是華人,雇用的是同一個華人包工頭,結果兩家都非常滿意。我也把這位師傅的電話拿來了,希望他能妙手回春,把被我長期忽視的房子煥然一新。可憐的房子,落到我們手裡,真是受委屈了。雖然我眼前仍然不時出現「白蟻」,但是我決定放下煩惱,真正做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該花的錢就花吧,該打的電話就打吧。和那些手藝高強的人打交道也蠻有意思的,還能增長見識。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