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妮的小屋]首页 
博客分类  >  职场纵横
珍妮的小屋  >  丛林世界
女權主義和性別歧視

76211

上面這段視頻是一年多前讓加拿大臨床心理學教授Jordan Peterson名聲大振的經典採訪。面對咄咄逼人的女權主義主播,Peterson不僅沒有失態,而且能把「男女有別」這個基本常識有條不紊地、像教小孩子一樣,掰開揉碎地又不得不步步設防地(因為這個記者的每個提問幾乎都帶著陷阱)講出來。主流媒體把Peterson歸類為網絡上活躍的極右份子之一。但是正如他自己說的,他真的不是一個政治人物,既非左派也非右派。他只是在堅持常識、堅持真理。

 

在這裏我不是想給Peterson錦上添花盛讚他多麼偉大,而是想說:對咄咄逼人的女主播我也不會憤怒。

 

用Peterson的理論,女人天生比男人要agreeable,而agreeable的人往往在職場競爭中處於劣勢,所謂“人善被人欺”,作為女性,對此我有切身體會。所以我對咄咄逼人的女主播不會憤怒,因為我可以理解她為什麼變成這樣。這個社會,如果不是咄咄逼人,好像你就永無出頭之日。也許我太悲觀了——至少在美國,人們還是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才華橫溢而又平易近人的人仍然可以在各自的領域獲得成功。只有媒體是個例外,主流媒體的名嘴大多是咄咄逼人的。在中國更是例外,那裡的人為了生存都變得分外強勢。

 

我從小信心就被打破了,具體為什麼被打破就不提了,反正我是個缺乏自信的人。當你自信的時候,你可以超常發揮,當你缺乏自信的時候,會的也忘了。

 

另外「頭髮長見識短」也是中國人內心深處一種根深蒂固的觀念。嘴上可能不說,但是心里難免這樣想。特別有些男生,自認為女生都是電腦盲。不久前一個男同胞,熱心向我推薦一款我急需的手機App。由於是中國大陸開發的,讓我對其安全性心存疑慮,再加上它的確在某些我需要的功能上有限制,所以儘管他一再推薦我仍然猶豫不決。但是這位男同胞認定是我不會用的緣故,還不耐煩地甩了一句:讓你老公教教你吧。

 

我有點生氣,但是忍住了——人家在主動幫你,受點委屈算什麼?我的「大度」換來了他的繼續熱心推薦,終於找到了符合我要求的免費軟件。

 

但是從這個小小事件就可以看出,作為一個agreeable的女性,是多麼容易被輕視。但是世界就是這樣,你不需要向別人證明自己多聰明,能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本身就是快樂!再次借用王維的詩,因為太喜歡它的境界了: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